<rp id="sexfe"><object id="sexfe"></object></rp>
    
    
  1. <button id="sexfe"><acronym id="sexfe"></acronym></button><rp id="sexfe"></rp><button id="sexfe"><tr id="sexfe"><u id="sexfe"></u></tr></button>

      <s id="sexfe"><object id="sexfe"></object></s> <button id="sexfe"></button>

      選擇普法,無怨無悔!互聯網法律服務平臺法加創始人黃振中接受《法治周末報》專訪

      作者:文 |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責任編輯 | 高原    時間:2021-09-07 14:05:56



      “我是從一個小村子走出來的,小學和初中都是在村子里的戴帽小學讀完,上高中的時候是村子里第一個考上縣城重點中學,那時認為能考上大學,有份工作就很滿足了,一路走到今天,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早就超出當年的期望值了?!痹跁h室里,黃振中右手推了推眼鏡,左手撫摸著茶杯,講述著他的經歷。


      一副簡單的無框眼鏡,梳得一絲不茍的頭發,講話緩慢而有力……這是大多數人見到這位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教授的第一印象。57歲的黃振中生于河南省汝州市,是一個省直管的縣級市。1985年洛陽師范學院英語專業畢業后回到高中母校教書,兩年后又經過縣市省三級遴選考試考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繼續深造英語,開始自學法律,兩年后畢業報考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碩士研究生,面試通過后因為調檔問題未能如愿,一年后順利考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刑法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在中國石化集團公司工作4年后又成功考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攻讀國際法專業國際經濟法方向博士,2000年取得法學博士學位。


      36年的學業、職業生涯中,黃振中做過中學教師、企業法務、專職律師、大學教授,在西藏自治區檢察院掛職過副檢察長、黨組成員、檢委會委員等多個職務。到了快退休的年齡,他把重心轉向了普法宣傳工作,并投資成立了自己的法律科技公司?,F為法和董事長,互聯網法律服務平臺法加創始人,法律職場資訊平臺法職網創始人。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俺是個閑不住的人?!?


      黃振中經常講,“人是活動的、變化的,要在變化過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的目標?!彼穆殬I生涯就是對這句話最好的證明。


      從中學老師到法學教授


      1985年,黃振中從洛陽師范學院英語系畢業回到母校高中教書。在中學教書,曾是他高中時代的夢想和向往,但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的深造學習給他打開了外面更廣闊的世界,他開始懷疑這是不是自己所追求的理想工作和生活,在一番思考后,黃振中選擇了在學好英語專業的同時自學刑法,備考刑法學碩士研究生。


      考研徹底改變了黃振中接下來的人生軌跡,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離開過法律行業。


      1993年,黃振中從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刑法專業畢業,沒有再踏足教育行業,他想嘗試更新鮮、更有挑戰的職業,應聘到中國石化集團公司做法務,是當時唯一的一個專職法律崗位,全國第二個五年普法規劃正如火如荼。


      在當年,法學碩士是稀缺人才,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什么他畢業后沒有進國家機關而直接進了企業工作?


      對于這個問題,黃振中笑稱是自己是向現實低了頭。


      “當時的選擇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人民銀行等,但是這些單位都沒有辦法解決自己最大的民生——房子問題”,黃振中說,“到人民大學讀書前已經成家,畢業了一家人必須要有個住的地方,當時中石化可以提供獨立的住房,實際上就是兩室一廳里的一個獨立房間。人生除了考慮實現個人理想外,還得考慮現實問題啊?!币虼?,他毅然選擇了中石化,一干就是8年,期間被提拔為法律處(企業改革處)副處長,被評聘為高級經濟師,自己還考取了律師資格證、企業法律顧問證和國際商務師。


      在中石化工作期間,中石化一位領導的一句話一直記在黃振中的心里,“刑法在企業里好像沒什么大用?!毖哉邿o意,聽者有心,黃振中說:“這就好像是在對我說,‘你沒有大用’”。


      當時正是市場經濟熱潮時期,中石化計劃在上海、香港、倫敦、紐約四地上市,需要研究公司法、證券法以及外國法和國際法,黃振中為了“體現我有用”,決定參加當年的國際經濟法博士考試。


      僅僅用了四個月邊工作邊學習的時間,黃振中就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


      雖然報考的是統招統分,但在攻讀博士期間,黃振中依舊沒有放棄工作,在半工半讀的情況下,他用了3年時間按時畢業,并獲得法學博士學位。

      黃振中深諳母親的教誨,母親不識字,經常用家鄉話和他講,“人都是‘憋’出來的?!闭f到這時,黃振中嘴角上揚,笑著解釋,“‘憋’和‘逼’不同,逼通常是外力,是別人給你施加壓力,你可能難以接受,但是對‘憋’有不同的解讀,認為是一種內部驅動力,是自己給自己施加壓力?!?


      讀博士那段時間是黃振中寶貴的回憶,“在讀期間正好趕上中石化整體改制上市,我除了參加法律組和招股說明書組的工作外,還參加了翻譯組的工作,工作繁重,白天在單位工作,晚上回家寫論文?!辈┦?年,在黃振中的記憶中就是學校圖書館、中石化辦公室和家三點一線完成的,只要不出差,這個習慣就基本沒有改變過,在最緊張的時期干脆就把自己封閉在單位的賓館里。


      2000年,36歲的黃振中從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按時畢業,獲得國際法學(國際經濟法方向)博士學位。


      博士畢業半年后,黃振中辭去了中石化的職務和工作,轉身步入了專職律師的行列,而在當年,北京市的注冊律師僅有5489人。


      2006年,北京師范大學成立法學院,他的碩士生導師陳興良教授和博士生導師沈四寶教授都希望他能將自己在企業和律師實踐中積累的經驗傳播給更多的法科學生,讓智慧和經驗發揮更大的價值。


      “6年的專職律師經歷、8年的企業工作經驗,有企業的管理經驗又有律師的實踐經驗,在給學生上課時肯定既有理論又有實踐?!边@一席話讓黃振中決定進入高校繼續從事教學科研工作。


      “一方面是希望能把自己在實踐中積累的經驗教訓在教學和指導學生的過程中讓學生分享,讓學生在將來走向社會時少走些彎路,實現和社會近距離對接,另一方面高校也是自己回去充電的最好環境”,黃振中說。


      擁抱變化,“頭掉了也就是碗大個疤”


      細觀黃振中的履歷,可以發現他的經歷不能僅用豐富來形容,更像是在多角色體驗人生。


      他說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努力向前走,只有做了才不會有遺憾,才會不后悔。博士畢業后毅然辭去在中石化令人羨慕的職務和工作,丟掉金飯碗去尋找或有或無的律師飯碗,就足可彰顯他的決心和行事風格。


      專職律師6年,再加上之前在中石化的兼職律師6年和之后回到北師大的兼職律師15年,他已經有27年的律師經驗了,現在是京師律師事務所的終身榮譽主任。


      在做專職律師時,他曾經參與過被稱為“公安部2005年度大案”的“岳某涉嫌販賣55.5千克冰毒犯罪案”。該案中岳某一審被判8年有期徒刑,上訴后黃振中繼續為岳某做辯護,改判為2年有期徒刑。


      該案當時有兩個爭論點:一個是攜帶的所謂“冰毒”是否真的就是冰毒,另一個是被告是否有“販賣”的行為。


      黃振中認為,證據在案件審判中有絕對重要的作用,法律專業過硬才是打贏訴訟的關鍵因素,律師要用自己的專業知識與檢察官和法官溝通,要用解決問題的能力獲得別人的尊重?!爱敃r審理該案的中級人民法院和高級人民法院的法官都是國內著名大學法學院畢業的,專業過硬,如果律師不專業,怎么與人家進行有效的交流?”黃振中說。


      在指導年輕律師時,他向助理灌輸的理念是,“只有實實在在做律師,盡到自己的最大的職責,才能最大程度維護當事人的權益?!?


      27年的律師經歷讓他接觸過無數的案例,而案例教學也成為了黃振中授課的特色。在他看來,一般法理和各部門法的法理都是相對抽象的,但都是從無數案例中產生的。對于沒學過法律的或者低年級的法學本科生,不能強硬灌輸法理,要恰當使用一些相關的案例,這些法理可能更容易接受。


      他常常告訴即將畢業的學生,做幾年律師、檢察官、法官或企業法律顧問,處理一些具體案件或項目后,你們再回頭來看法理就可能有更深刻的體會,“很多法理讀書時覺得沒有多大用,太空泛,但學了其他部門法,接觸實際案例后,會感覺法理很有指導意義?!?


      在法學院期間,教書育人是他的本職,但他一直奉行實踐出真知。


      2012年底,黃振中的工作和生活又迎來了新的變化,根據西藏自治區和北京師范大學的安排,法學院要有一個副院長到西藏自治區檢察院掛職副檢察長,為期二年。


      西藏地廣人稀,空氣稀薄,條件艱苦,一去就是兩年的時間,很多人心里沒底,他想都沒有多想就主動請纓挑起了重擔?,F在回憶起來,黃振中覺得自己膽子挺大,或許就是母親,一個樸素而又勇敢的農民的“頭掉了也就是碗大個疤”這句話一直在影響著他。


      在西藏工作的兩年,他只有假期能夠回家,并且還要做好特殊情況隨時返藏的準備。除了檢察院的正常工作,他還帶隊參加過督辦檢查暗訪工作、寺廟管委會檢查工作、駐村工作檢查等。


      一次到阿里的經歷讓黃振中印象深刻,“阿里是西藏最艱苦的地方,去阿里的北線道路崎嶇,人煙稀少,一路上基本是半無人區”,黃振中說。


      他回憶,在雪山里根本看不到路的方向,路旁的護欄都被埋在雪下,司機只能依靠標識竹竿的尖尖看路,隨時都有翻車的危險。有時候感覺車輪就是擦著懸崖邊過去的,好像只有三個車輪或一側的兩個輪子在路上抓地,懸空的車輪完全依靠動力驅動把車帶著向前走。


      雖然司機師傅是曾在阿里當兵8年的老師傅,但為保障全車安全,隨車所帶的氧氣他讓司機師傅先吸,而自己一口都沒有吸。阿里道路的危險是對人的恐懼心理的一種巨大挑戰。


      選擇了普法這條路


      從西藏回北京后,絕大多數一起掛職歷練的援友都得到了提拔和褒獎,黃振中卻辭掉了身上的所有職務,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師。


      黃振中輕抿了一口茶說,“路有千千條,各選各的道?!彼J為,在不同職業角色中轉換,也能發揮出個人最大的價值,更能體驗別人不曾體驗的人生味道。


      為了讓更多的人學法、尊法、守法、用法,讓法律生命延續得更長遠。他響應國家“十三五”和“十四五”普法號召,用半生積累的資本投資成立了法律科技公司,提出“法律為本,科技賦能”,走出學校,利用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等數字科技開展普法工作,希望依法治國能夠走進老百姓的生活。


      在他看來,普法從來不應該是讓所有人會背誦法律條文,而是應該形成一種法治理念、法治思維和法治信仰。


      他認為,普法教育也要從娃娃抓起,黃振中將目光投向了小學和中學的法學啟蒙教育書籍《道德與法治》,研究用淺顯易懂的語言和實例向低年齡段的學生教授法律知識,認為該教材中關于法治的內容還是稍顯匱乏。


      在他看來,普法重要的是,要分清楚受眾,找到有效的形式,讓他們學習自己所需要的法律常識,培養法律意識。


      面對目前并不十分清晰的普法市場和普法效果,黃振中表示,或許會考慮編纂一套或若干套適合不同受眾的普法書籍,“要以潛移默化、深入淺出的形式讓更多的人從普法中受益”。


      他一直提倡:法治是一種文明,我們必須走向文明,而不是走向落后。我們要有法律意識,要學會用法治理念和法治精神來指引我們的工作和學習。


      END